>

2011年网瘾调查,的广州中学生在幼年时期就已接触网络游戏

青少年潜在消费意愿强烈

前不久,韩国女性家族部通过官网公开了行政安全部和韩国信息化振兴院进行的“2011年网瘾现状调查”相关结果。

“玩游戏的学生在学校总聊游戏中的人物、装备、技能这类话题,年纪小的学生自控能力不强,遇到新鲜的东西就想尝试。另外,大人总玩手机也影响孩子。”张翰分析。

在此次研究中,根据父母对孩子的教育行为差异,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将家庭教养模式分为民主型、溺爱型、忽视型、专制型四种类型。

数据为“网络原住民”立下坐标,问卷统计显示80.68%的广州市中学生在小学甚至幼年期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仅有18.58%的调查对象表示是在初中以后才开始接触网络游戏。合计超过60.1%的中学生玩网络游戏是3年以上的资深玩家,仅有超过1/5的中学生接触网络游戏的时间并不长,网络游戏史在1年以下。并且,本次调查结果也显示出48%的女生与52%的男生均有网络游戏接触史,并无明显性别差异。

更多阅读:

  • 易观国际:2011年第2季度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达87.6亿元
  • 艺恩:2010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338亿元
  • TECHSPOT:2014年全球PC游戏平台反超主机成最受欢迎的游戏平台
  • 易观国际:2014年中国客户端网游用户将达2.7亿
  • 新浪-试玩网:2010年9月中国网络游戏行业报告
  • 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5年中国游戏市场收入1407亿元
  • 德国联邦健康部:调查显示德国56万人上网成瘾
  • 韩国女性家族部:调查显示6.8万名韩国青少年正处于网瘾危险状态
  • 韩国女性家族部:调查显示韩国男学生更沉迷于网络 女学生更沉迷于智能手机
  • 国内页游移植手游产品排名:现状和未来
  • 艾瑞咨询:中国移动游戏行业研究报告
  • 德国联邦政府:调查显示德国众多年轻人网游和赌博成瘾
  • 2013年Q3六家网游公司总营收破140亿 盛大追平畅游
  • Gamasutra:日本游戏产业困境调查 半数日本游戏2011年没挣到钱
  • 百度数据研究:2011年中国大型客户端网络游戏玩家特征分析

网络成瘾的孩子大多遇到成长难题

亲子关系越差孩子越易沉迷网游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研究报告显示

他不大同意灌输式的教育,因为网络社会的理论,不是技术概念,不是传播方式的变化,是整个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会影响社会价值,人际关系和所有的方面,绝不是仅仅只影响传播,从这个角度考虑,如何构建网络时代下青年辅导的新的模式,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完全用传统的方式,企图让青少年抛下网络的东西回到现实的阅读时代,那是不可能的。

结果显示,2011年的韩国国内网瘾比率为7.7%,比前一年(8.0%)有所降低。但是,高危网瘾患者增加0.3%,达到了1.7%。并且,5-9岁儿童的网瘾比率为7.9%,比成年人的网瘾比率6.8%要高。而青少年网瘾比率则比前一年降低2%,达到了10.4%。此次调查从2011年10月24日开始进行到12月10日,有663名儿童,2130名青少年,7207名成年人,共一万人参与。

调查显示,影响学业和视力快速下降被认为是中小学生沉迷网游的两个最大影响。其他影响还包括:沉迷于游戏世界不能自拔,作息不规律,变得寡言少语,性格孤僻,攀比游戏装备,做其他事情时无法集中注意力。

相关分析结果显示,父母的不同教养模式均与孩子对网络游戏的沉迷程度呈显着相关。其中,民主型、溺爱型教养模式与孩子对网络游戏的沉迷程度呈负相关,而忽视型、专制型教养模式与孩子对网络游戏的沉迷程度呈正相关。

没有性别差异这一点,还与95后爱玩的游戏种类有关。刘思贤分析数据得出,在问卷中34.14%的学生选择“休闲动作类”作为最喜欢玩的游戏,有20.43%的学生选择竞技对抗类、19.35%的学生选择“主视角或第三视角射击型”。

图片 1

孙宏艳建议,家长用正确的方法去教育孩子,让孩子学会正确使用电子设备,另外要和孩子多一些互动,比如一起运动、一起旅游,这样孩子沉迷网游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她还建议学校、家庭、社会密切配合,共同努力。“老师要对痴迷网络游戏的学生多加监督,正确引导。学校和社区要多开展一些有趣的课外活动,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如开放学校和社区的图书室等。” 据《中国青年报》

“这说明,良好的亲子关系有助于孩子合理使用网络游戏,形成良好的网络使用习惯。因此,建议家长对孩子的网络游戏管理要建立在和谐的亲子关系基础上,这样才能更好地引导孩子形成健康的休闲习惯,既享受娱乐的权利又不伤害孩子的身心健康与成长发展。”孙宏艳说。

在昨日的会议上,刘思贤提交了参会论文《网络游戏对广州“95后”青少年社会化影响的调查报告》,成为参会学者中最年轻的一位。言语之间,她对自己的调查充满自信,一些调查结论虽然让人意外,却有精准的数据佐证。

同时,女性家族部强调,网瘾患者主要是玩网络游戏。女性家族部表示,大多数普通网民(43.0%)使用网络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信息。相反,大部分网瘾患者(41.3%)使用网络是为了玩网络游戏。

受访中小学生家长中,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占29.4%,二线城市的占49.1%,三四线城市的占19.2%,城镇或县城的占2.2%,农村的占0.2%。

本次调查发现,规定孩子玩网络游戏的时间是父母最普遍采取的监管措施,“总是如此”和“经常如此”的比例合计66.6%,其次是监督孩子玩游戏的时间,限制孩子玩网络游戏费用。

“我觉得用成瘾这个词不完全准确,许多我接触到的青少年都不觉得自己成瘾了,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刘思贤建议,一方面要把青少年从网络世界中拉回来,把青少年留在现实社会中,降低其对网络游戏的依赖程度。另一方面需要建立严格的游戏分级制度,让年幼的孩子免于“成人网游”的侵害。

广东省某外企员工张翰的儿子今年10岁,很喜欢玩网络游戏。“特别是只有爷爷奶奶陪他时,他就玩得更厉害。周末和节假日几乎整天都在玩。”张翰说,他儿子还曾拿着爷爷的微信给游戏充钱。

此次调查发现,超过8成中小学生通过同学或朋友了解到网络游戏信息,在各渠道中占绝对优势。因为网络游戏是中小学生交往中很受欢迎的话题,他们非常乐于通过游戏用语来表现自己的玩家身份和对网络游戏文化的了解,并由此体验到群体归属感。

刘思贤住在一间中学附近,有一次,一个初二的学生向她搭讪,刚加了她的QQ就发消息问她:“可不可以给我的QQ游戏充30元?”这出乎刘思贤的意料,她是“85后”,毕业于中山大学社会工作系,一直主攻青少年工作方向,自认是青少年中的一员,也曾爱玩网络游戏,但感觉这些比自己小十岁的孩子似乎是和自己不同的一类人。

河北唐山市民张红敏的儿子读小学五年级,女儿读小学一年级,她坦言两个孩子常抢着玩手机、游戏机。“我儿子小学二年级时就玩游戏上瘾了,趁我们不注意就拿着手机打游戏,家里来客人也不打招呼,头也不抬盯着游戏,已经近视了。我女儿受他影响也喜欢上了打游戏”。

2月22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中小学生及其家长网络游戏认知与态度研究”的报告。报告显示,近8成学生从小学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网络游戏已经成为被中小学生普遍接受的一种娱乐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孩子沉迷游戏行为与亲子关系密切相关。亲子关系越差,越易导致孩子形成沉迷网络游戏的行为。

台湾政治大学传播学院教授黄葳威:少上网对亲子关系更好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儿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认为,现在的孩子是网络“原住民”,不可避免要接触网络。“网络游戏是‘双刃剑’,能帮他们交到朋友、减少压力,也会带来负面影响,比如损害颈椎、腰椎,因为游戏中的纠纷被攻击、被‘人肉’,还有可能接触到色情暴力的信息,影响正确道德观价值观构建”。

课题组对中小学生及其家长的数据进行一对一比对分析发现,亲子关系对孩子网络游戏成瘾有很大程度影响,亲子关系越好的家庭,孩子正常使用网络的比例越高:亲子关系很好和比较好的家庭中,孩子网络游戏成瘾的比例合计为4.3%,亲子关系很不好和不太好的家庭中,孩子网络游戏成瘾的比例合计为14.8%。

陆士桢也透露自己最新的研究发现,他从2011年6月起开始进行的“青年网络政治参与状况调查研究”已进行三年,在全国范围内根据不同地区、职业、年龄、性别、婚姻状况确定3000个样本,对强国论坛、凤凰论坛、天涯社区和凯迪社区等7个网站进行了3000个小时的观测。

为何有的中小学生会沉迷网游?调查显示,受访家长认为两个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中小学生普遍都有电子设备以及网络游戏对年龄、游戏时长等不设限,其他原因还包括:学生之间存在随意玩网游的不良风气,一些家长让“电子保姆”陪伴孩子,父母不在身边疏于管教等。

在很多父母的眼中,网络游戏是“洪水猛兽”。那么,在孩子们的眼中,网络游戏又是怎样的存在?

在对网游的正面评价和积极影响上,比如在是否影响了自己的学习成绩问题上,同意与不同意的态度基本持平。是否影响身体健康呢,41.7%的青少年不同意对自己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

来自广东的胡彬有一个15岁的女儿。她坦言女儿晚上放学回家后常拿手机打游戏,有时边吃饭边玩,甚至因此忘记写作业。“我管教她,她也听不进去。她自己想戒也戒不掉。她的同学里有百分之七八十都在玩网游”。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认为,家长对孩子接触网络游戏的引导与监管,在保护孩子健康成长的目标下保持一定的原则。家长们既要允许孩子接触网络游戏,又要和孩子一起商量确立玩游戏的规则与时间,使孩子从小养成理智健康的娱乐习惯。

From 大洋网-广州日报

87.3%受访家长表示周围沉迷于网络游戏的中小学生多

对于上述结果,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张良驯分析称,父母对孩子玩游戏的主要管理措施以限制、监督为主,而且重点是限制时间和花费。而能告诉孩子网络游戏信息、一起与孩子玩网络游戏的比例仅为15.6%和13.8%,均只有一成多。可见,父母对孩子的规定、监督、限制远远高于对孩子的支持。

消费的目的也不同, “95后”青少年比较少买装备,73.2%的“95后”们也表示花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 ,45.7%的被调查者表示在网络游戏中花钱的主要用途就是为了“购买一些提高属性的装饰品,使人物变得好看”,刘思贤称之为“纯消费”情结。

怎样避免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游戏?调查中,59.6%的受访家长建议提高网游相关法律层级,明确相关权责,51.6%的受访家长希望明确运营主体的法律责任,47.1%的受访家长建议家长学会为孩子选择合适的游戏产品,其他建议还有:尽快建立游戏分级制度,就游戏内容严格审核玩家年龄,家长对孩子上网的内容和时间进行控制和管理,学校与家庭有效沟通,及时关注孩子身心状况等。

忽视与专制型家庭孩子易沉迷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陆士桢:青年上网最喜欢浏览新闻

93.2%受访家长提醒暑期要特别注意和防范孩子网游成瘾

报告认为,在青少年时期,获得归属感和友谊是他们成长的重要任务。在与朋友交往的得意和失意中,青少年的幸福感、友谊、归属感逐渐得以形成。如果少年未能成功地建立亲密友谊,他们就会体验到痛苦的孤独感,自我价值感也会随之降低。

“我们做了一个交叉分析,发现比较少参加网络社群的孩子,在时间管理和亲子关系上比较好,因为他可能会觉得,爸爸妈妈说的话很有道理,另外我们也发现,在家比较少用平板电脑的孩子对于网络上的陌生网友的身份分辨能力是比较强的。现在你想买一部手机,不要有照相功能,不要有联网功能,现在买到这样的手机很难,在家能够少用手机的孩子,网络成瘾的可能性比较低。”黄葳威说。

广东省肇庆市某镇公立小学六年级班主任梁乾介绍,农村的中小学生玩网游的情况也比较普遍。“男生较多,留守儿童较多。大部分学生玩网游的时间是在校外,无人监管的留守儿童有时会玩到深夜。”梁乾介绍,沉迷网络游戏的学生课堂上往往精力不集中,容易打瞌睡,但和同学谈论游戏情节或技巧时则异常兴奋。他们成绩会出现下降,甚至懒学厌学,旷课逃课。梁乾表示,有学生会偷偷到网吧打游戏,学校发现后会进行教育。

“在传统的大众认知中,社交平台和广告等可能是中小学生了解网络游戏的重要渠道。但我们在本次调查中发现,同龄人才是中小学生获悉网络游戏相关信息的最重要渠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介绍说。

陆士桢表示,现在网络的危害性不容忽视。民间对帮助青少年戒除网瘾有特别大的需求。网络成瘾危害青少年的问题,原来小男孩受影响,现在小女孩也受影响,他觉得不管是民间团体还是政府,对网络的回应还是很滞后的。他认为,我们可能需要从民间逐渐推动政府形成机制,否则一个孩子遇到问题,这个家庭就毁了。

梁乾认为,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游戏的主要原因是家庭监管缺失,其次是课外活动少,课余生活单调,第三是受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比如周边的人都在玩、网吧违规向未成年人开放等”。

近日,某地一名中学生在玩手游时被家长发现,随后这名家长进到孩子所在的游戏群开骂,称“儿子初二,每科成绩不过平均分”“你们把我儿子害死了”。

昨日,广州举行第十一届“穗港台澳新”青年辅导研讨会,来自我国广州、香港、澳门、台北,以及新加坡的专家共同讨论“网络社会下的青少年工作”的话题。这是继1994~1995年第二届、2005年第六届以后广州第三次举办五地研讨会。

孙宏艳介绍,她和团队曾做过一个研究,想知道什么样的孩子更容易网络成瘾。“我们在国内6个省份针对学生和家长分别发放6000多份问卷进行调查,发现网络成瘾的孩子大多在成长过程中遇到了不能解决、或没人帮助解决的问题,比如学习不成功、不受老师或同学喜欢、对自我不够认可、父母常吵架、亲子互动时间少或缺失等。我们还发现,网络成瘾的孩子,他们的父母越拒绝网络,比如把网线拔掉、电脑拿走,孩子越容易上瘾。家长的这种态度往往造成孩子背着家长上网。另外,家长对孩子教育方式粗暴或放任、溺爱,孩子更容易网络成瘾”。

“因此,当家长或老师看到听到孩子在与朋友们交流网络游戏话题时,应坦然面对,不要暴跳如雷,因为这是孩子们建立友谊的一些基础话题。”孙宏艳说。

其中,针对民生问题的具体方面青年的关心程度,调查也作了排名。陆士桢发现:“中国有十大民生问题,第一是教育、第二是就业,但青年关注的,第一关心物价、第二关心住房,第三才是教育,第四是就业,第五是医疗,第六是安全。”

调查显示,87.3%的受访家长表示自己周围沉迷于网络游戏的中小学生多。据受访家长观察,手机是中小学生最常用的玩网游的设备,其他依次是:平板电脑、台式电脑和游戏机等。

让孩子养成理智健康娱乐习惯

更多阅读:

  • 腾讯:2014年中国“95后”游戏行为报告
  • 网络游戏中“人妖”、“太监”玩家游戏行为和心理分析
  • 广州市少工委:00后儿童接触网游比例超70%
  • 百度数据研究:2010年中国化妆品行业总体分析报告
  • 百度数据研究:2010年中国男士化妆品市场分析
  • 百度数据研究:2010年中国化妆品牌等级分类情况分析
  • 百度数据研究:2010年中国化妆品产品分类情况分析
  • 百度数据研究:2010年中国化妆品网民特征分析
  • 中金研究:2012年中国网络游戏行业研究报告
  • 百度数据研究:2011年Q1中国网络游戏运营商搜索关注度分析
  • 百度数据研究:2011年中国大型客户端网络游戏玩家特征分析
  • 百度数据研究:2011年Q1中国网络游戏行业搜索指数
  • 17173:2011年中国网络游戏用户选择游戏标准
  • 17173:移动互联网环境下的游戏用户行为洞悉
  • 百度数据研究:2010年Q3中国网络游戏玩家特征搜索分析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名中小学生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7.3%的受访家长表示自己周围沉迷于网络游戏的中小学生多,中小学生普遍都有电子设备以及网游对年龄、游戏时长等不设限被认为是中小学生沉迷网游的两个最主要原因。93.2%的受访家长提醒在暑期要特别注意和防范孩子网游成瘾。

调查发现,孩子沉迷游戏行为与亲子关系也密切相关。亲子关系越差,越易导致孩子形成沉迷网络游戏的行为。反之,父母与孩子的亲密度越高,越关爱孩子,孩子越不会沉迷于网络游戏。

调查发现,“浏览新闻”在青年网络行为中排名第一,超过七成,其次是“消遣娱乐”和“搜索工作、学习资料”,也都超过了一半。网络话题参与中,77.1%的青年选择与自身相关的民生问题,76.2%的青年选择国家主权利益,还有近六成的青年选择了执政行为和政府行为、国际局势和国际关系。这四项成为超过一半以上的青年最关心的内容。

调查中,93.2%的受访家长提醒家长暑期要特别注意和防范孩子网游成瘾。

同龄人是获取网游信息重要渠道

会议上,有年轻的“85后”女研究者发表网游对广州“95后”社会化影响的报告,也有教授对青少年网络偏好进行分析。专家们普遍认为,虚拟文化对于年轻一代的影响是巨大的,如何处理新的青少年问题需要深入思考。

青少年沉迷网游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沉迷网游导致青少年视力减弱、成绩下降,身心健康受到不良影响,家长和老师费尽心思却往往难以找到有效的应对之策。中小学生沉迷网游的原因是什么?如何引导他们正确使用网络,避免网游成瘾?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调查发现,超过半数中小学生喜欢网络游戏,比例远超过不喜欢网络游戏的学生比例,两者相差40个百分点。在喜欢游戏的同时,中小学生也能意识到网络游戏的弊端,有4至5成中小学生认为网络游戏影响作息时间、影响学习、影响身体健康和易接触到不良信息。

让刘思贤比较担心的一方面是,“95后”青少年显示出了强烈的消费意愿,一旦有了消费能力就可能巨额投入。参与调查者中近三成有过网游消费行为。在被问及“愿意为网络游戏花多少钱”时,87.6%的广州市青少年选择了50元及以下,但有合计22.4%的青少年认为“不花钱,基本无法与花钱的玩家进行对抗”,约28.1%的玩家存在游戏消费行为,且认为“比预期的花费更高”。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张晋升:既然依赖游戏就因势利导

张晋升表示,现在小孩子每天和父母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时间都给了互联网,在一起的时间太少没什么共同语言.互联网成为了青少年虚拟而真实的成长环境。对于网络时代的年轻人,不要老盯着他们的这种毛病不放,比如上网、打游戏,学生打游戏总有其原因,或者里面还是有一些有用的东西。他觉得,既然青少年这么依赖游戏,能否利用游戏这种方式来把思想工作植入进去,要利用游戏,而不是阻止它。

专家谈网瘾:“疏导”成关键词

“‘95后’青少年以中低端玩家为主,最喜欢大众休闲类游戏,竞技类次之。这类游戏都很简单,比如摩尔庄园之类的,小男孩和小女孩都爱玩,拿个大人的手机或者ipad就可以玩。”

刘思贤引用了“网络原住民”的概念来形容她的调查对象,她说:“我们这一代大多数是在1995年以后才开始接触网络的,可以成为网络移民,而“95后”的孩子一出生网络就有了,自幼就有条件、有机会、有能力接触网络,他们才是网络的原住民。”

他同时表达了对民间戒网瘾学校的担忧,他认为,现在中国治网络成瘾,所有的特殊学校民间的基本就一条:打。军事化训练弄死好几个孩子,弄死了就开始反思,完了后面还是有需求,还是送孩子进去又死了,这需要深刻反思。

“95后”接触网游无性别差异

黄葳威说,在台湾来讲,家中有18岁以下的青少年一出生就有所谓的网络,并不稀奇。互联网对于家长是一个工具,但对于孩子来讲,不见得会把这个工具仅仅当成工具,他会觉得这些是他成长的一部分。

图片 2

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刘思贤开始了一个人的研究,她联络广州新老城区不同层次的中学,开始针对13~18岁的“95后”广州青少年进行调查,从越秀区、荔湾区、白云区、萝岗区各中学回收了419份初一至高二学生的有效问卷。

在刘思贤看来,需要注意的是在很多选项上,不少“95后”青少年选择了“一般”的中立态度,这意味着有相当数量的青少年网民对网游的态度还比较模糊,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2011年网瘾调查,的广州中学生在幼年时期就已接触网络游戏